内含子

歧路之中又有歧焉,吾不知其所之。

大雪随想

索然无味的数年过去了。我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,又能做些什么,但潜意识告诉我,我不应该停止思考与表达。

风雪来,独行去,崭新的,仍然杂乱无章的,这种生活开始了。

独自看雪的魅力,独自观影的浪漫,点到为止。心流(flow)是幸福感的来源之一,而社交会毁掉一切它到来的可能。想要“沉浸其中”饿道路,只能一个人行走。所谓不安全感,只是无聊的游戏——只要我还有一天能享受所谓中产阶级的生活,这种思想就不会消失。

大雪还给了我们一个简单明了的世界,多余的枝叶早已悄然退场,如今杂色也被掩盖。忽略细节,从物理的、系统论的角度,看待世界的本原,正是我的梦想。我渐渐明白中国传统文人的某些特质——狂野、写意、懒惰。混沌的世界中,只选取自己着眼的一部分,其他的被忽略,或者由于必须要做而变得不堪入目(正如这篇文章本身)。物理理论如果用在错误的尺度,也会造成某种本质与此相同的灾难:物理是写意的艺术。

下一篇放一张大雪的照片。

评论

© 内含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