歧路之中又有歧焉,吾不知其所之。

少年与新知

我第一次读《新知》是在高二的春天:厚摞的书严密地挡住了我桌子的每一个角落,不论是英语课、物理课还是语文课,我一直沉迷于这本中午刚刚在报亭偶遇的神秘杂志。依稀记得大片的留白和跨页印刷、看似毫无意义的大片星空,以我之前贫乏的阅读经历是闻所未闻的。第一篇文章的名字是《我们在宇宙中的位置:直面无限》,作者从在爱琴海之旅中漂泊的孤独感开始,为我们讲述人们探索宇宙的历程和孤独感在文化中的地位。

那时我们也在学“寄蜉蝣于天地,渺沧海之一粟”,但课本上的句子没能给我带来同样的震撼感,因为我不熟悉什么蜉蝣,却是读科普书长大的。记忆中那些关于科学的碎片,被以一种文学化甚至哲思意味的方式串联起来,这是足够吸引人的...

雨夜,资本主义时代的少女心与奇幻

我曾见过人类无法目睹之物

深夜教学楼随手拍 at清华大学第三教室楼

窗外建筑工地的打光正好在双层玻璃上成了两个像,投在墙上的样子很令人惊喜

感觉蛮有恐怖气氛,像是迈入了什么无人的殿堂,啊,通往几何之瓦尔哈拉!

大概是我考试压力太大了吧hhh量子力学部分考前临时抱佛脚,预习到头痛……


关于季风的书摘

“我约略记得家父与祖父谈起夏天的季雨。……即使在老年时,祖父还记得当年那些等待的焦急岁月、逼人的热浪、啼血的杜鹃和在遥远天际的大片黑云。像乡下的农夫一样,他等待着季雨,也等待着丰收或是饥馑。他治理着数千名农民的生计,可是他管不了自然。

  季雨这个字“monsoon”是来自阿拉伯文的季节“mausem”。Monsoon是一种季节的雨,来自夏天从西南方吹来的乌黑的雨云。……在夏天时,季雨最北可达到喜玛拉雅山的山脚下。5月的风吹拂过阿拉伯海和孟加拉国湾,带着比较潮湿的空气到斯里兰卡,再于6月上旬吹到印度半岛的最南端。雨稳定地往北落到孟买。到6月中时通常已下遍整个的古吉拉特,而以西岸和孟加拉国湾沿...

2017年句子集合

(墨比斯的漫画)

喂,看哪。……道路主宰重新上路啦!他为了疾驰而疾驰,简直就像,真的要去什么地方一样。


(在紫操写信)

整个世界随着电量的流失而远去,它将为长久的侵略心生愧意,它将主动退却

再见!再见!我将去与久别的灵魂会面!


(小桥烧烤的拆迁)

我很激动,人群啊,人群真是美妙。

离散的,隐没的,无序的。

一点扰动就自组织起来

在广场上,街垒后,小桥边啊!

红宝书,纪念碑,三色花,投影仪。

窃窃私语,放声歌唱啊!


(一个人看电影)

你买了早上第一场电影票,坐在第六排中央。在你的前排没有任何人,后排也没有,奇迹般地,和一个陌生人包了整场。

评价中,影片晦涩...

2017年夏天的重庆和阆中

有幸遇到十二位清洁工人在工字厅前扫雪。对他们来说只是劳作的普通瞬间,我却遇到了最美的你们。十二人,是否可以引申到什么神圣的意义?美学上又有什么价值?他们的“work”成为我们眼中的“action”(似乎蒙上了一层讽刺的色彩)。(

浪漫的劳动者,在天地间自由挥洒着。


感觉有些调色过度,决定放上原图。

©内含子 | Powered by LOFTER
返回顶部